Orbit

【訪歐之旅─在漢堡遇見Claire學姊】

1213 AAT網站行銷經理 翁嫦憶
This is an image

8/8,不單是父親節,也是筆者與Claire學姊相約在漢堡的日子。


    晚上六點半市政廳前碰面,太陽仍高掛著。學姊說這樣的好天氣並不常有,漢堡多數時間被陰雨籠罩,可以坐在室外吃飯的機會也很難得。

 

    一邊吃著巨大無比的豬腳、喝著啤酒,輕鬆的氣氛下訪談開始了:

 

    訪談從學姊的經歷談起。1996年時申請了AIESEC中興分會(為現在北大分會)實習計畫,但過了一年後才終於有了回音。這時學姊已經畢業,收到消息後才決定給自己一年時間到德國闖蕩看看。

 

    簽證和工作證明皆是必需的,那麼語言呢?當年不會說德文的學姊,連寫十幾封信給實習機構表明自己雖然不會說德文,但十分想參與這份工作的熱誠,寫到對方都回信:別寫了,我們確定錄取妳了!

 

    實習機構是公營的郵政總局IT部門。當年該部門施行國際計畫,希望來的實習生最好是完全不會德文,讓局內的同仁能熟悉英文。

 

    有趣的是,學姊在這段實習期間內,受到了「公主級」的待遇。一來是因為亞洲的小女生很少見,二來是因為男性較多,搶著當接待。學姊也笑著說,真捨不得離開呢!

 

    契約部分則是每半年簽一次。但半年期限快到必須續簽簽證時,簽證官百般刁難,郵政總局的上司更拍桌和簽證官吵起來。學姊想了想,為了簽證而弄得烏煙瘴氣也不好,只好先和「公主生活」道別了。

 

    至今學姊仍非常懷念這段時光。而且,因回台後受邀至全台各大專院校演講五十多場,後來有清大學妹到漢堡時還說聽過學姊的分享!「世界真小!」學姊驚道。

 

    今年(2012)是學姊在德國待的第八個年頭,目前於NXP主做半導體行銷。過去曾在台灣西門子(siemens)工作四年,並回德國念MBA

 

    MBA之後由於適逢BENQ與西門子手機部門的合併進入工作,一年後由於公司倒閉,學姊也曾差點沒有工作。德國給予一年的緩衝期,所以在這段期間仍可領薪水。如果過了這段時間還找不到工作,則會改發失業救濟。

 


    當緩衝期的一年快到時,學姊已經寄回行李,準備先回台灣。結果突然有工作合約送來,對方還願負擔乘運費用,所以學姊又待了下來。


    或許就是與德國有緣,現在學姊的德文也十分不錯。學姊也說,在德國如果不會說德文,找到工作的機率很低。會講德文的,平均找工作也要六個月左右。


    學姊對於想到德國工作的AIESEC學弟妹的小小叮嚀是:在德國雖然工作者不含國定假日都有22~30天的假期(法定至少22天,大公司都給30天)、工作時間彈性且環境佳,但升遷較難。而在台工作雖然較有升遷機會(因為語言和種族),但工作環境政府較偏向雇主。


    談到這,訪談也到了個段落。學姊超級親切,給予落難的筆者(行李失蹤)兩件外套,還請了筆者及友人一餐。AIESEC處處是溫情!

 

 

 

小插曲:

 


學姊在訪談途中被隔桌的朋友請去拍照。


「姑娘,可否幫忙拍張照?」似乎是探訪在漢堡念書女兒的中國父親問道。


「沒問題!」學姊爽快答應,按下快門。「要不再多拍幾張,樣子多些挺好?」


「當然當然!」一家人笑得燦爛,換了幾個姿勢,露齒。


訪談結束時,一家人都笑盈盈的道再見。


筆者不禁又浮現這句,學姊真的很親切!